返回首页
2月15日上午10点30分,内蒙古自治区第四批驰援湖北省医疗队出征,其中有呼伦贝尔医务工作者15人。呼伦贝尔日报特约医疗队员担任前方通讯员,她们会在工作之余,将内蒙古医疗队员的工作生活记录下来,用自己的艰苦工作与家乡人民共同为武汉加油!
2020年2月15日。
“这一次我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完了,我想作为每一个出征武汉奔赴疫情第一线的医务人员都会有这样的感受……”这是张继先医生接受采访时说的,她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正是她最早发现这场疫情苗头,并和院方一起上报。
而对于即将到达疫情一线的我们这些医务人员来说,这一天来,也流了很多泪,都是为感慨和感恩而流……

“湖北加油,荆门加油,呼伦贝尔加油!”我们带着全市253万呼伦贝尔人民的祝福和嘱托发出了内心的呐喊,我们出发了……

就呼伦贝尔医疗队来说,这是一支由15名来自不同医院、不同专业、不同年龄的医务人员组成的队伍。仅仅几天时间,大家从素不相识到彼此已经成了最亲密的战友。没有个人概念,只有集体概念,因为抗“疫”,这个团队迅速结成了一个整体。我们的队长刘靖今年46岁,一路上为我们操了很多心,她不仅是我们团队的领导,更像是我们的亲人,贴心的老大姐。
2月14日下午,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我们顺利到达呼和浩特。一下飞机,取行李成了一项最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们每个人的行李都太多,也太重了。防护用品、生活用品、应急药品、各种食物……应有尽有。从家里出发到医院送别,从市卫健委再到市红十字协会,还有家乡好多爱心人士,他们让我们的行李越来越重……这里面装的都是满满的关切和最深沉的爱。我觉得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取完行李,从机场一出来,就看到自治区卫健委的领导已经在等着我们了。寄存行李等手续办完后我们乘坐大巴车直接到达下榻的酒店——内蒙古饭店,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我们领到了热气腾腾的工作餐。饭菜做得很精致,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 。

当晚,自治区卫健委领导再一次给我们带了一个拉杆箱,里面装满了衣物和生活用品。卫健委人事处陈潇处长和刘队长对接,为我们解决了一些实际困难。因为出发时一些单位防护物资实在紧缺,我们配备不足,怕影响到下面的工作。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虽然我们已经很疲惫了,但是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理发。出行前所有人都已经理了不止一次,每个人都想既要努力做到尽量美观,又要不让这昔日美丽的秀发成为传染的渠道。这第三,第四次剪发,每个人都“大义凛然”——干脆用备皮刀把鬓角、发际线、脑后三分之一的头发全部剃除——这是女生的发型!像极了八十年代农村的锅盖头。男生则干脆把头发全部剃光。大家彼此互鼓励着,都说每个人的发型都很酷,很前卫!


又是一个难忘的夜晚,也是个难眠的夜晚……我们的微信群里还不时有人问一些问题,大家互相提醒着,回答着,共享着相关信息。只要有人在群里发了信息,大家基本都是秒回。
我只睡了四个小时,已经连续三天都是这样了。没有担心,更没有恐惧,似乎是一种力量让我有些兴奋 。
早餐过后我们离开饭店前,内蒙古饭店老总为我们饯行,并带上了牛肉干、奶酪。来到机场一边托运行李,一边接受各种媒体的摄像、拍照和采访。
登机前,我们队伍已经壮大到22人,大家整装待发。
到现在是2月15日12点50分,我们当日的第三顿饭已经由空中小姐热情地送到每个人的手里。一路上机长带领着空姐不停地为我们分发礼品:护手霜、酸奶、一次性手套……



我们一路上,装满了家乡亲人和领导的祝福,每个人都深切地体会到这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也不是这支由20多人组成的小小的医疗队在作战,而是带着自治区二千多万人民的嘱托,与湖北人民众志成城,协同作战。无论湖北疫情是怎样的凶险,我们坚信胜利必然会到来!
湖北是什么样子?在飞机上,我们望着窗外起伏的云海,每个人的脑子里都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刚刚到达武汉,没想到武汉下起了小雪。雪花落地即化,与呼伦贝尔坚硬的雪一点都不一样。这雪花也是来送我们的吧,从北国直到南方。
现在是14:46,我们都在武汉机场等待大巴车。我们会在晚上到达荆门。那里是什么情况,未知。但大家的心情渐渐开始沉重起来,前方的战斗在等待着我们,加油!